宪政民主无法由上至下改革完成——文化习惯的力量
2014-08-15 10:04:42
  • 0
  • 5
  • 132

       近些天,“改革”一词又开始泛滥,许多自由主义公知,又以为宪政民主与法治即将到来,我在这里向他们泼一泼冷水。他们不知道其实东亚,甚至亚洲许多国家的宪政民主制度都是非常地不健康,有人认为是文化问题,可大家有所不知,南美与北美就隔一个巴拿马,一边是全世界最发达的地区,一边是世界上毒品、犯罪最泛滥地区之一,为什么?

       笔者认为,宪政民主无法由上至下的改革完成——文化传统与制度无法有效地契合。举个例子,阿拉伯世界中的土耳其,公认是伊斯兰世界较早进入民主制度的国家,却不停地发生军事政变,可没有军事政变,宗教势力就会不停地反扑,导致民主制度失败,就像现在的总理埃尔多安,实际上就是在搞独裁。在阿拉伯世界,神权过分强大,就像伊朗虽然有选举却不是一个实际意义上的宪政民主国家,神权大大地超过了世俗权。这也是阿拉伯世界最大的问题,如果没有独裁者压制其他势力,神权就会夺过世俗的权力,换言之,阿拉伯世界没有经历真正意义上的启蒙运动,政教无法分离。所以,伊斯兰世界要进入宪政民主社会要走的路可能还要很多很多年。

      接下来讲下非洲(撒哈拉以南的非洲),这是一片没有任何文化传统的熏陶的土地,他们基本上就是直接从原始文明进入现代文明。没有文化传统熏陶的人,基本上与“自然人”没有区别,他们没有基本的社会公德,甚至私德也是一塌糊涂,也就是没有任何道德观念。在有些地区,黑人聚集区几乎就是犯罪的代名词,如南非约堡,美国城市的downtown,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真正的礼、义、廉、耻,没有信仰的一群人。各位想想,这样的人群组成的国家,不会乱才怪,还想成为现代宪政民主社会,这怎么可能?这些人治理水平与我国古代相比,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。他们无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宪政民主原因,没有任何文化与信仰的熏陶,就是一群原始部落里出来的人,再给一百年,有可能会实现。

       回到我们自己所在的东亚,一个既有上千年文化传统,又是勤奋努力的人群,经济上有无穷潜力的地区,注定会成为未来世界的主宰,怎么样才能尽早进入真正意义上的宪政民主社会呢?

       宪政民主制度的权力是自下而上,与中央集权有本质的不同,其产生与欧洲各国的自治传统有深刻的关系,议员、法官制度早在国王时期就已经存在,所以宪政民主制度改革也要自下而上。拿台湾作为例子,台湾县市直选在老蒋时代便存在,没有了县市的直选作为基础,台湾也不可能有这么和平的民主转型;韩国,据我所知,好像有好几任总统都是自杀的,军事独裁过很多次;泰国一直在军事政变,没有停止过;日本,门阈制度盛行,许多议员都是继承的。

        那么怎么自下而上呢?县市直选必须不断地推进,通过这种方式锻炼民众民主文化传统,同时出现问题也更好解决;在县市直选基础上,培养起媒体的自律,完善我们的制度,实现民众自治的传统,就算乱也乱不到哪里去,最后一步,才是直选总统。

如果自上而下,发生问题就是全国性的,如埃及,而这种自下而上,发生问题也局部的,可以立刻解决。如果一开始就是直选总统,反对派如果不服,其灾难将是全国性的,产生的社会裂痕也将是全国性的;我们从最小的部分——县市开始,反对势力也更为弱小一点,同时有来自于上层的推力与保驾护航,成功率将会更高很多,失败的代价也会小很多。

         50年必成事,!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